读一读 > 仙途遗祸无弹窗全文阅读 > 仙途遗祸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1857 短板

手机版郑重上线,欢迎访问,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www.du1du.la(读一读)无弹窗,最新改版,提供高速文字无弹窗的小说,让你阅读更清爽。
  沈樱始终没意识到自己要卑下一些。
  这时候,在其他人都是一头雾水的情况下,也是她先站了出来,提出了疑问,“这位真人,请问,大阵到底是出了怎样的问题?”
  苏倾并没有觉得她冒犯,但也没有立刻回答。
  以她现在的身份,言论足以在整个浮梦大陆造成恐慌。她不想那么做。这个“世界”也远没有到特别紧急的地步。
  所以需要慎重。
  更何况,她其实也没有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沉吟了片刻,苏倾反问道,“城区的大阵,起的作用是什么?”
  沈樱明显迷茫了下——她不知道,她的反应看在几个“明白人”眼里,能想到什么。
  然后沈樱道,“为了镇压灾厄之源。”
  “灾厄之源是什么?”
  沈樱瞪大了眼,无从回答。
  当然,她不会想到,苏倾也压根儿就不知道那是什么。
  “罢了,这么问,若是灾厄之源镇压不住了,会发生什么?”
  沈樱打了个冷噤。
  “……无穷无尽的‘灾兽’?更强大的‘灾兽’?”
  好吧,她同样并不确认这个答案。
  苏倾又问道,“众所周知,紫气对‘灾兽’的克制最强,是因为什么?”
  “因为大阵是紫霞门布置的,紫气和大阵同出一源,是用来镇封的力量呢。”
  “那么想要学习紫气,首重心性。灵谷也要心性纯粹之人才能养得好。你觉得这意味着什么?”
  这个……
  沈樱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这时候,另一个声音加入。正是从法宝和剑招上能够认出身份的修士宫长生,“坚定与纯粹,且需是守护或者善意之类的情绪,能为封印提供力量。”
  “说得有理。那么,鉴定与纯粹,却是破坏与恶意之类的情绪,会造成什么影响呢?”苏倾反问。
  秋霁想,如果正面情绪加强封印的能力,和负面情绪破坏封印的能力是对等的,那么这封印别说持续万年了,能持续一年都了不起。
  毕竟人性自私,守护和善意才是少见的。
  修仙界里,有这种心性的人更少。
  但是,这浮梦大陆显然没有那么复杂,或者说险恶。没人想到秋霁这一层。却也是纷纷私语起来。
  显然是觉得,是持续了许久之后才渐渐开始失衡。
  “所以这座大阵,镇压时需要以城区为核心,若是出了问题,也必然会从城区开始。”苏倾道。
  “不过,倒也不用担心。如今也不过是出了一些小纰漏而已。距离‘大破绽’还有一段距离。而紫霞门多年来,一直都在完善心性修炼,普及紫气的法门,如今已有了曙光。想来还能来得及应对。”
  苏倾的言语平淡,但反而显得异常笃定,特别可信——她用上了些许“口含天宪”之法,算是完美解释了目前的情况。
  为什么会有和“灾兽”完全不同的“稻草人”呢?
  “灾兽”是封印出现了漏洞,或者说封印主动释放压力。
  “稻草人”是完好的封印出现了问题。
  合情合理。
  而紫霞门早有预料,所以有解决之法。
  这时候,数道剑光姗姗来迟的划破夜空到来。苏倾眼神微动——其中为首的,正是跟着他们一起进入此处的林惊珩。
  林惊珩看到苏倾,眼神明显出现了波动。
  但那绝对不是看到相熟大儒的表情。
  “……这是,紫霞门真人?”林惊珩对着苏倾行了一礼。
  苏倾点头,“我姓苏。”
  一边说,一边扔了一颗留影石过去,“学来的好习惯,万事留证。也让你们能直观的看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还要去查看其他地方的封印,就不久留了。”苏倾说完这些,就直接飞走。
  完全没有留下来寒暄的意思。
  只是在她临走之前,向乌溯留了个命令——用儒修的方式。“以最快的速度,将林惊珩逐出此地王室。如果洪嵚也在,照章办理。”
  乌溯:!!!???
  被这最后的命令震惊得差点没回过神。
  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林惊珩用理所当然的道,“所有人都不要离开,先留下记录再走。”
  这一句话,加上周围修士并不意外的反应,立刻就让乌溯明白过来。
  他们之前打听的消息有一定误差。
  此处的“王室”的地位,只怕已经比得上明国官方,全不是修仙界那种苦逼皇室可以相提并论的。
  或者,这也正是林惊珩和洪嵚会出现在王室之中的原因。
  这是一种……他们习惯了的身份。
  重新得到自由以后,乌溯就将苏倾的“任务”转告给了另外两人,却不只是为了求助。而是……
  “我个人建议,你们也听一听苏大儒的建议。”
  求官?秋霁觉得身上一寒。
  深入凡人社会?桓综茗觉得小命出现危机。
  “别忘了,苏大儒公开说了,我们有‘自行领悟紫气的能力’,你当她这话是为了让我们更好求官么?秋霁你自己也疑惑吧,你明明是紫霞门弟子却弄成这样。应该说我们都有底子,但短板也是真的短。”
  顿了顿,乌溯继续劝服,“我从科举的时候就定了志向,没做过一天的‘父母官’。秋霁你应该也从来没有治理修士和凡人的经验。”
  “我帮过门派庶务,而且,苏羽卿他们也一样没这经验好吧?”
  “首先,所谓的门派庶务,只不过是照章办事吧?有多少出于‘治理’的目标?至于其他人,他们又不是‘青帝’资质——拜托,没有子民的家伙称什么‘帝’!”
  秋霁无言以对。
  “然后桓综茗,我记得林水馨说过,你的特殊能力,情报越多,越是接近真相,你揭露真相的时候,要付出的代价就越低。”
  桓综茗点头。
  他其实已经有点明白苏倾为什么那么说了。
  “这个世界的根基是凡人。按照林水馨的说法,凡人才是租客,修士只是护卫。可你对这个世界的大局大势做判定的时候,对凡人的了解到底多少?”
  桓综茗也无言以对。
  他出身虽然不高,却也是北海仙坊桓氏修仙家族扶持的后辈子弟之一。
  在五色试炼之前就是了。
  从小,看凡人的目光就是高高在上的。
  “所以……”秋霁沉吟着问,“你的任务,需要帮忙吗?”
  “当然需要。”乌溯叹口气。
  这属于官场倾轧的部分了貌似。要他擅长这个,去教什么书!
  ≈ap;
  另一边,不知道王城发生了什么,正准备要自己改进功法的水馨,说是在准备作死,事实上,这两天却一直都改形换貌,在聚气坊中游走。
  有时候,选个茶馆就是一坐小半天。
  反而是小白,跑去了观察各组“考生”培育灵谷的情况。
  水馨很快就确认了之前隐约的感想。
  为什么她会觉得违和?
  因为在这里,居民们“普遍向善”,相当的安居乐业。对那些“考生”和紫霞门,全都充满了信任。连八卦也很少传——或者也和“茶余饭后话题少”有关。欲望很低,情感波动不强烈。
  简直是儒修某些流派鼓吹的“大治之世”。
  可在水馨眼中,这完全不符合人性啊!
  人心不足,人性本贪。
  人类就不该是那种满足现状的生物。
  仓禀足而知礼节,或者饱暖思***,不过是一个说得好听一个说得不好听,反应的是同样的人性。
  没有强烈的爱恨纠葛,连鸡毛蒜皮的纠纷都少见。大家全都知足常乐。
  这真是人类社会?
  所以,要水馨说,这个地方,和定海城梦域,真的是个“对照组”。
  定海城梦域那儿,是因为吸魂蛊等一系列的事件,导致梦域扩大了定海城居民“恶”的一面。
  以至于梦域之中背景板一般的民众,也习惯了丛林法则。全按照这个逻辑行动。
  而在这里,则是被扩大了“善”的一面。将人性的“恶”都给压了下去。
  水馨找了两天,愣是没有在聚气坊里找到一个“恶人”,连那种四处怼人导致人缘很差的都没有。
  此外,整个聚气坊虽然有很多夫妻,但至少在此刻,没有新婚夫妻,没有孕妇。在水馨的感知范围内,夜晚没有任何一对夫妻行夫妻之实。
  老年人的数量也有,但并没有任何病入膏肓的老人。
  在一个数万常住人口的城镇,这种事简直不可思议。
  人物越是细节真实,这些违和感就越是突兀。
  就好像是,整个社会静止在了一个最好的时间段。
  但不管再是违和,得承认这样的地方看起来相当美好。以至于水馨至今都没有行动。
  这一天,云曦顺着水馨没有遮掩的气息找到她的时候,水馨甚至难得的像一个不熟悉的人征求了意见,“你说,我杀掉一个人怎么样?”
  云曦吓了一大跳。
  “什么?”
  “你也看到‘徐复’的情况了,聚气坊这些人,也不是真实的人。”
  “……但会让你用‘杀掉’这个词,就很真实了啊!”
  “被灾兽所伤不能治愈的人,或者转化为‘灾兽’的人,都不会留下尸体,会和‘灾兽’一样消散。但是,‘正常死亡’呢?”
  “被你杀掉也算正常死亡?”
  “我又不会传染什么东西。”
  “你想看看他们的具体构造?”云曦也不是不能理解她的想法,“从目前来看,正常受伤的修士,表现和正常人完全相同。”
  水馨早知道这个了。
  徐复和他的朋友,之前就都有受伤。
  “如果你一定要杀掉一个,我推荐考生里面的‘常东’。”云曦忽然道。
  水馨惊诧的看着他。
  “这是这些考生里,对灵谷研究最深的人,他已经变异出灵谷了。”云曦道,“然后我觉得他是彩云城里面的‘司农常谦’。”
  “官员?不是修士?”
  “常谦的话,不是修士。”
  水馨有些惊诧的看着云曦,“为什么你会认识这么个人?”
  “常谦的话,是我凡世弟弟的外孙。”云曦道,“我还是会回家的。他是一个不愿趋附仙门,想要做实事的官员……这么说,他有个出身争锋书院的至交好友。”
  水馨懂了——是一个受到了儒门思想影响的家伙。
  “你不怕我真杀了他?”
  “那不是他。”云曦肯定的道。
  觉得他是,但又肯定的说不是。
  这个紫霞门的弟子,也是有些神奇。
  水馨还记得这个叫做常东的“考生”,他考试的时候,是以“浮梦”为题的,属于那种情真意切但写出什么有用之物来的家伙。
  但如果他已经培育出灵谷,杀掉他,必然会在考生之中造成地震。
  水馨都要觉得云曦比较大胆了——明明之前说要把人全部带上山的。要是直接造成考生中的混乱,损失一批,真的没问题?
  但她还是听从建议,去看了那个叫做“常东”的家伙。
  果然,他这一组划定的范围内,凡谷已经有一部分转变成了灵谷。组中的修士,已经用阵法将这片灵谷给围了起来。
  不过,大抵是担心自己给灵谷造成不好的影响,除了常东,只有另外一个修士和他一起守在那片灵谷地的外面。
  水馨这一次是以“林诚欢”的面貌,坐在小白的身上,直接从空中落地的。
  打量了那些灵谷几眼,就对连忙站起来迎接的常东两人道,“你们这组,是第一批将凡谷变异的。”
  另一个修士露出矜持但又有些骄傲的笑脸。
  常东却是没什么表情。
  “这些灵谷,还没有彻底转变吧?”水馨有些明白云曦为什么会给出那个建议了,“这些灵谷,和我之前见过的有些不一样。”
  稻穗竟然隐隐是紫色的。
  “灵谷本来就与培育者有关,不会千篇一律。”常东终于搭话了。很是不卑不亢。
  他的相貌寻常,却有着和儒生类似的气质。
  放在这儿,颇为特殊。
  “那么,在你培育它们的时候,是希望它能有什么功效?”
  “在下所希望的灵谷,不仅能饱口腹之欲,还能让那些没有修炼资质的人,也能修炼,掌握自己的人生。”
相关其他热门小说的链接
 婆媳一家欢  女市长的官途迷情:暗局  莫家村的留守女人  恋上姐姐的床  出轨诱惑
 欲望深渊  抗日之我为战神  小秘书的非常人生:官路坦途  孤女云七  征服领导夫人:桃运官路
 活佛济公之降魔圣悠  女县长官场血泪史:官路情殇(大结局)  道神  颠覆射雕之黄蓉与欧阳克  小雨日记
 一号首长  火影之九尾媚狐妖  神奇宝贝之重生小智  歧天路(飘邈之旅续)  海贼王之白胡子时代
 遮天之古仙  风流官二代  综漫之直死魔眼  火影变身之漩涡零  妖精的尾巴之剑
 我的萌妹大人  穿越三国之风流金旋  宇宙的超战士——雷迦  侯夫人和离记  权色升迁路:官场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