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一读 > 大明文魁无弹窗全文阅读 > 大明文魁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一千两百四十八章 喜怒难测

手机版郑重上线,欢迎访问,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www.du1du.la(读一读)无弹窗,最新改版,提供高速文字无弹窗的小说,让你阅读更清爽。
  乾清宫大殿里,梅家兄弟跪伏着面对着重纱垂帘,丝毫看不清垂帘之后的丝毫。
  而垂帘之后,天子安坐在御座之上,张诚,陈矩二人弯腰曲背侍奉在天子的左右。
  而天子手里则是把玩着平日素来喜欢的狮猫。
  这狮猫正十分大胆地躺在天子的肚上,裹在龙袍上眯着眼睛。
  天子看了一眼手上狮猫,然后陈矩,张诚从旁奉上内阁的密揭。
  天子看了揭帖上的几行字,然后随口道:“此言倒有些道理,若天下的商人都如你们梅,吴二家,懂得为国分忧,为社稷出力就好了。”
  “看来林卿倒是给朕推荐两位忠君报国之士,朕听说你们梅家打算替朝廷走海漕,以解明年河漕漕额之不足?”
  对于梅家兄弟而言,从面圣前功夫已是做足了好几个月,但对天子而言从见面的一刻起,他才研究起这梅家兄弟二人,认真琢磨起这个事来。
  梅堂道:“这是草民与民弟一片报效朝廷之心,还请陛下恩准,给草民与民弟一个陛下分忧,给朝廷尽忠的机会。”
  天子对张诚,陈矩问道:“朕记得当初正是林卿主张海运之事。”
  以往许国曾将梅家兄弟二人引荐给张诚,故而两边是早有往来。
  现在遇到这机会换了以往张诚肯定是要落进下石了,但现在他收了梅家兄弟的好处,当然知道怎么办。
  张诚道:“陛下,当初许国曾以密揭上奏说林延潮与梅家兄弟二人早有往来,这往来以内臣想来就是林延潮在为朝廷物色可以海运的商家吧。”
  陈矩也是低声道:“启禀陛下,此事内阁的密揭上有言,朝廷一年有四百万石漕额,今年闹漕之事让江南的不少漕船回空,故而他们打算明年部分的漕粮走海漕。”
  “漕军本来有遮洋总用于海运,但万历元年以后,因前首辅张太岳担心朝廷开海运所造海船都取自他的家乡湖广,原先遮洋总的遮阳船尽数改为河运已不能趋海,所以内阁打算在民间雇佣海船运输漕粮。故而礼部尚书林延潮向内阁推举了梅家兄弟。”
  张诚看了陈矩一眼心道厉害,废除海运是张居正提出来的,那么重开海运对于时时刻刻摆脱张居正影响的天子而言,倒是正确了。
  果真天子听到张太岳二字后,双目一凛然后淡淡地道:“朕明白了,当初林延潮建议海运济辽不成,故而才有了海运济漕之事。”
  陈矩,张诚也一并道:“皇上圣明。”
  天子点了点头道:“你们梅家打算明年替朝廷运多少漕粮?”
  “若是陛下恩准,草民愿去出面雇募。圣君面前草民不敢虚言,若竭尽全力可以为朝廷分担五十万石漕粮。”
  “五十万石!”天子在心底默念。
  “漕船回空时,还可从京运五十万石北货至江南,草民与民弟商议过了,若是没有漂没太多海船,那么第一年所得之利在十五万两以上,草民愿意全部拿出来捐输给朝廷,作为陛下内库所用。”
  一听到这里,天子龙颜大悦。他本以为梅家提出海漕这样的办法,目的就是进行夹带,以贩卖南北商货,但没料到他们愿意将利润分给朝廷,而且还是不通过户部,直入天子的内库。
  一年十五万两银子!这可不少啊。
  内承运库主要收入是金花银,这金花银来源有几块。
  一是南直隶﹑浙江﹑湖广﹑江西不通舟楫处的税银。
  二是南直隶﹑浙江﹑江西﹑湖广﹑福建﹑广东﹑广西之夏税秋粮。
  这笔钱一共是一百零一万二千七百余两。到了万历十年,张居正去世后,张四维为了讨好天子又多加了二十万两。
  所以内承运库金花银的收入差不多是一百二十万,这也就是天子私囊了,而当时太仓的一年收入经过张居正变法也不过提高到三百多万两。当年璐王大婚,太后拿了五百九十万两办婚礼,等于一举掏空了天子的私房钱。
  现在这梅家提出了这海漕的法子,通过运输漕粮,实行南北货物贩卖的办法,若是每年可以给内承运库带来十五万两银子的税入,这对于天子而言……
  想到这里,天子差一点出口感叹道,还是林延潮深悉朕心啊。
  不过天子还是要面子的人,他轻咳一声向张诚,陈矩问道:“他们说一年能入十五万两银子,所言不虚吗?”
  其实这盈利多少,一年十五万两银子,都是梅家兄弟二人报上来的,谁能够认真查呢?
  但这时候谁也不会揭穿,陈矩出面道:“启禀陛下,臣核实过,若是海漕的漕船的漂没在十一之内,一年盈余十五万两银子不难。”
  天子闻言心底早已是不能平静。
  天子向张诚问道:“朝廷去年漕河七大钞关一共税额是多少啊?”
  “回禀,是陛下三十一万两。”
  天子闻言冷笑一声,漕河一年流通有一两千万两银子,但朝廷只从上面收税不过三十一万两。若是梅家这海漕之计能实施,等于给他多开了一条财源啊!最关键是这钱不是进太仓,而是进天子的私库啊!
  天子当即道:“你们兄弟二人的忠心,朕已经看到了。朕不会让你们给朝廷白白做事的。”
  梅家兄弟二人一并拜服道:“草民愿为朝廷效犬马之劳,不敢求丝毫回报。”
  天子闻言很满意他对张诚,陈矩道:海漕有漕船漂没之险,海上还有倭寇之害,朕也不能如此差遣你们给朝廷办事。你看他们与朝廷如何个分法?”
  张诚道:“陛下给他们一个给朝廷办事的机会已是天大的恩典了。不过臣以为陛下的威严会使臣子们敬畏,但偶施恩惠,更令臣子感激圣恩。”
  陈矩道:“臣也是如此以为。”
  天子笑道:“多少你们与梅家再商量商量,朕看二八倒是不错,对了此事不要知会内阁,就告诉他们朕已经允了这海漕之事。”
  张诚,陈矩他们当然知道天子的意思,若是言官知道天子用海漕的方式来充实自己的小金库,那么这些言官还不群起而喷之。倒不如堂而皇之用海漕来弥补河漕漕额不足的借口,至于回空的货物,朕根本不知道有这回事。
  “陛下圣明!”张诚,陈矩一并言道。
  当即天子眉头舒展开来,他对梅家兄弟二人道:“你们兄弟二人给朝廷筹集漕粮为国分忧,朕心甚慰!”
  “传旨下去,梅家兄弟二人忠心可嘉,朕赐其兄授尚宝司卿衔,其弟为尚宝司丞衔,另各赐麒麟服一件,玉如意一对,黄金百两。”
  “还有海漕的事,你们拿出一个章程来,若是你们明年办差得力,朕可以许海漕为你们梅家之世业。”
  天子金口一下,梅家兄弟二人都是大喜。
  当年吴家捐输二十万两银子,朝廷给吴家实授南京光禄寺属官。
  这虽说是实职,可权力太小,但这一次天子授予尚宝司卿衔,这可是正五品,若是进士出身的读书人也要熬个十几年资历,朝廷方才能授予此官衔的。
  以梅家兄弟的出身,要不是看在这钱的份上,简直不敢奢望。
  但即便如此,都不如天子最后一句‘世业’来得令兄弟二人动心。
  有了这一句世业,他们梅家从此就是大明的皇商了。
  “草民叩谢皇恩!”
  当即梅家兄弟二人即被带离了乾清宫。
  此刻天子龙颜大悦,他对张诚,陈矩道:“林延潮果真是干臣,这一次河漕闹事,朕还担心明年的漕额不足,但是他却想到这样一个法子,总算解了朕的燃眉之急。”
  张诚陪笑道:“这都是陛下的慧眼识珠啊,当年殿试时那么多卷子,唯独陛下钦点了林延潮的卷子为第一名,这才有了他的三元之名,今日也算他略微报答陛下的知遇之恩了。”
  天子听到这里点了点头道:“说的也是,他今日已是礼部尚书,朕也不好再赏赐他了。经你这么说,也就算他报答朕的知遇之恩吧!”
  正说话之间,下面宫人手托着奏章奉上。
  “陛下,礼部尚书林延潮上疏……”
  听到这里,天子笑容一顿,林延潮虽能帮他的忙,但他也不希望林延潮找麻烦。
  “……请求朝廷挽留前河道总督付知远。”
  听到这里,张诚,陈矩微微松了口气,他们还以为林延潮又要弹劾谁了。
  “付知远?朕何时说了让他罢官了?是他自己上疏向朕辞官的!”天子则是有些微微不快。
  陈矩道:“陛下,内臣记得当年林延潮在归德为官时,付知远正是他的上官。”
  “朕知道,朕还升了付知远为左布政使,此人极为正直,嫉恶如仇,为官也很清廉,但是却有些迂阔。”
  “这一次他任河漕总督,朕本希望他如前任潘卿一样,替朕好好收拾河漕这个烂摊子,但是他上任一年来,朕没少听人弹劾过他。这林延潮是怎么回事?这个时候了,还要上疏保他吗?”
  天子说完将林延潮的奏章丢到一旁。
  张诚,陈矩也是垂下了头。
  天子也是喜怒难测,方才还在夸奖林延潮,这一下子就动怒了。
相关历史热门小说的链接
 燕皇罗成  明贼  土匪军阀始于1909年  重建桂系  医统江山
 妻妾成群  寒门崛起  纵横隋唐  大官人  大唐铁骑
 后三国新汉史  超级太监  极品知县  抗战之草根成长记  一夜成奴:枕上蝶
 白马公孙  我在古代当了神仙  重生三国之黄巾再起  走向共和  红楼遗梦之调包林黛玉
 云色倾心  日本战国物语  三国又一猛将  新道光大帝  东北军
 穿越之原始社会  床奴王妃  杨家将别传  穿越之抗日  江山战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