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一读 > 攻约梁山无弹窗全文阅读 > 攻约梁山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288节不是对手

手机版郑重上线,欢迎访问,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www.du1du.la(读一读)无弹窗,最新改版,提供高速文字无弹窗的小说,让你阅读更清爽。
  宋江太懂得什么时候装英雄什么时候装狗熊,在受刑中很及时的昏了过去,避开了后续的一切难堪尴尬麻烦。生铁佛和飞天夜叉被打得人事不知双双烂泥一样瘫那一动不动,若不是看到还有微微气息,还以为这么简单就打死了。
  晁盖是老大性子,今日却在赵庄连连受训,三孙子一样,心里那无明业火憋大了,愤之极,不恨赵庄,那就只能怪自己人,又不能冲宋江吴用发狠发泄,本想着就手除掉二恶这两个毫无半点出家人品行的歹徒,解恨立威,严肃山规,维护山寨替天行道的声誉,可看到宋江一伙这样惨,他憋的火消了不少,杀机也弱了很多......
  行刑完毕,晁盖想拜谢手下留情,作些应有的交待,可转身才发现老奶奶已经不见了,客厅中空荡荡的......他忍着背上的火辣辣难受,在院子中再次拜倒,提气高叫一声:“大恩不言谢。盖请辞了。愿老太君福寿安康。”恭恭敬敬三叩首。吴用等能活动的都一个个老实跟着老大拜趴着.......
  院子又静悄悄的,无人回应。刚才行刑的侍卫也全不见了。转眼间,小海又出现了,还拉着辆大板车.......
  晁盖神色复杂地看着平淡面无表情的小海,嘴唇蠕动似乎想说点什么,但终是只化为一声感叹,对小海抱了一拳,然后挥了挥手。
  受伤轻的戴宗微愣了一下:晁盖居然并不象往日那样关切着急地察看并亲手把宋公明搬.......这里面的意味......心中琢磨着,脚下赶忙自觉上前把昏迷的宋江搬上车放好。
  在搬动间,他已察觉到了,宋江受刑后很快就醒了,此时是在装.....
  他是老刑狱,当年在江州任两级院长时不知收拾过和见识过多少受刑之徒,宋江这点伪装哪能脱逃他的感知,但,自然他决不会说什么提破伪装,只是安置时更仔细体贴了些。
  唯一没受罚的万大年只顾照顾晁盖,给晁盖的背上药止痛疗伤,丝毫不理睬其他人死活。
  吴用摇摇晃晃咬着牙勉强站在那尴尬歉意地默默对着晁盖,也不动。
  雷横只得强忍伤痛把打得屎尿都流出来了的生铁佛和飞天夜叉搬上车......心中连叫晦气。
  就这点活就把他折腾得眼冒金星,浑身无软,气喘吁吁......在那间逼仄恐怖如深渊地狱的黑屋子里关了这些天,可把他折磨坏了,别的可怕不提,只说吃喝,头三天两夜,别说吃的了,就是水都没一滴,根本就始终无人出现,直接就把他们这一伙人饥渴得老实趴下了,在第三天傍晚,就在他们以为就这么活活饿死渴死在这棺材一样的黑地方时,突然有人来了,一碗加盐加了一点点老菜叶的大米稀饭.......
  那稀饭是真正的稀饭,稀得差点儿大米粒能数过来,但好歹有吃有喝的......包括宋江在内,一个个饿狼一样贪婪喝光吃净,还用舌头把碗反复仔细舔啊舔.......肚子总算有点东西垫垫,又缓过来点气,死神的鎌刀退开了点,但一有了点精神却是晚上如地狱的恐怖又如刚进来那晚一样强烈侵袭来......以后就是每天中午傍晚有两碗或好点或更稀的稀饭.......幸亏晁天王胆子够大敢来这并且来得快,不然的话,纵然都是英雄好汉也撑不住那环境,不饿死也得憋吓死......谁能知道好好地只关着根本不加刑不凶狠审问折磨却已经如此可怕了......赵庄这......太可怕了,惩罚人都如此别出心裁......打死也再不敢来了.....
  吴用识趣地自己上了车阖目歇息着。
  雷横随即也缓慢挪上车挤着坐了。
  伤轻的二人不是逃避拉车活,实在是没一点力气撑着了,连走路都只感觉若是只靠自己走只怕都走不出这赵庄去。
  万大年伺候完晁盖就一如既往冷漠无语站着局外人一样不动了,根本不管其它事。
  晁盖已甩开大步跟着小海走向院外,也不管车,连给宋江几人及时上药都没做。苦着脸的戴宗只得自己奋力当老牛,拉起沉重的板车,奋力跟着晁盖万大年向赵庄外走去。他一点不敢慢些,唯恐事情又起了变化,又走不了了。他已经彻底怕了老奶奶,此刻只觉得世间再没有比那天下最有名慈悲的老奶奶更可怕的人了......
  好在载宗腿上真有劲,拉这么重的车也不难.....神行术保嘛.......此时特殊的能耐就有用了。
  好在晁盖也还有体贴,或者也急于离远可怕的赵庄,到了庄外就把戴宗的马用于拉车,让戴宗解脱出来.......
  出了庄门就没人再跟着了。
  海子只对晁盖说了句:“晁天王,车子用完扔了就行。”说完径直进庄了。
  晁盖一行人来到河边的船处。
  果然,船的事,赵庄也早知道。留守船的几个水手也吃了苦头,但比宋江他们承受的折磨轻多了,不耽误驾船........
  一到河边车停,宋江立即就“及时”醒了,或许也是实在忍受不了自己和二恶身上的刺鼻屎尿味........
  他挣扎着坐直了,满面羞愧对晁盖虚弱地抱抱拳:“哥哥,小弟惭愧。都怪小弟一心只想着壮大山寨。”
  晁盖默默无语,脸色极难看。
  宋江叹口气,挣扎着提气又说:“小弟想着,文成侯尽管贤明,却他是他,我们二龙山是二龙山,他再好也和咱们无关。他是官,我们是贼啊。就算不是官对头,有利益之争时也得只为咱们山寨着想。主要是,朱仝兄弟,他是天王和小弟雷横兄弟的旧识好友啊,人品义气太难得,山寨需要这样的知根知底最可信赖的老兄弟加入。沧北军如今又是天下的共敌,陷入了绝境,纵然雄强一时也必是条绝路。小小贫瘠沧北怎么可能在宋辽两大国敌视夹击下长久?朱仝是咱们的兄弟,咱们怎么能眼看着他跟着文成侯闷头一直走入死地而不及时尽力拉一把?”
  一说这个,晁盖铁青的脸才慢慢好看了点。
  “天王哥哥,若是朱仝兄弟能加入山寨,你想想,咱们岂不等于如虎添翼?那可是文成侯手下调教锻炼出来的边关大将啊,连高傲的文成侯都高看重用着朱仝兄弟,连改造赵庄这样的私密大事都由朱仝兄弟一手操办,可见文成侯对朱仝能力的欣赏。朱仝本就武艺高强,为人沉稳精细有见识,如今的能力高得只怕不可想像。若咱们能有这样的好兄弟在,山寨何愁大事不成?”
  晁盖的脸色更好看了,目光和脸色终于和缓下来,甚至还下意识点点头,但随即又摇头。
  宋江捶着腿哎了一声:“都怪小弟考虑不周,行事鲁莽操切了,只想着此等从文成侯手下挖人事就由宋江担着恶名。天王哥哥是一山之主,是二龙山的旗帜,名声可不能有任何损碍,所以就事先瞒了哥哥.....谁知却......哎!都是宋江该死。”
  晁盖听了这个,神色终于完全变了,一挥大手,“贤弟就别说了。先治伤吃点东西要紧。可不能坏了身子。”
  几个水手知道跟着宋江闯了大祸,严重违反了山规,是死罪,此时在晁盖面前大气都不敢出一点,一听到天王吩咐,赶紧把饮食伺候着宋江吴用他们。至于生铁佛和飞天夜叉,一时没人顾得上理睬。还昏迷着呐,死人一样......
  吃了东西,上了药,背伤不那么痛死人了,宋江更有了精神,眼珠子一转,唉了一声后,又满脸懊恼之色道:“若是早知道天王哥哥和沧赵有交情。小弟何敢来此闹事?也用不着如此下作损名声的手段。哥哥向沧赵要人,怕是就能得到朱仝兄弟。沧赵是那么大德仁慈明理,岂会朱仝兄弟有可靠的老兄弟照顾的出路而霸着不放让朱仝跟着走绝路......”
  他不奇怪晁盖能舍生忘死来赵庄冒险救他,他只极惊讶奇怪草莽晁盖似乎和绝对高大上的沧赵似乎有什么关系,二龙山的人对赵庄做下如此大恶,晁盖这个一山之主居然还能客人一样进入那天下闻名的沧赵大厅安坐着.....这得彻底搞明白.....
  他的话听着没毛病,甚至很悦耳。
  但晁盖也不是没道行的真傻,听着总感觉怎么那么别扭呢,话里有话,另有居心?
  “交情?”
  晁盖冷哼了一声,瞅了瞅始终沉默一边的吴用,“哪来的交情?有交情又如何?这是交情能解决的事?”
  “若非二龙山高举替天行道大旗,不做惯常山贼那等恶事,晁盖不才却算得良知汉,二龙山的名声也不恶,沧赵虽是官家却不同于天下其它的官家,他们虽富贵了却始终不忘本,体谅百姓的难处,理解天下反叛的豪杰,如今愿意放一马,贤弟你们侵犯到沧赵逆鳞,还想活命?我晁盖还能进入赵庄请罪救人,根本就来不得,来了也没用,只会白添命。”
  宋江偷眼细瞅着晁盖的神色变化,却没发现什么,听了这些话,就尴尬地干笑了几声:“哥哥说的是。唉,那就可惜了。朱仝贤弟......啧!”
  他似乎仍然还惦记着把朱仝弄到手,实际却是从心底里早彻底放弃了。
  自从被抓,朱仝不顾他们自顾而去,他就放弃了,清楚朱仝已不是当年的那个朱都头了......
  就算这会朱仝跟来愿意主动入伙,他也绝不敢信任,甚至根本不敢收......谁知道是真入伙还是别有图谋?万一是沧赵家的阴谋呢。朱仝可不是他一眼就能识破心思能操纵的雷横这样的鲁莽轻狂之辈,若真是怀着目的而入伙,加上个对沧赵明显崇拜心服的晁盖,那可不好对付。在他宋江的心底里,二龙山是他的基业,迟早的事,岂能让外人有可乘之机......
  晁盖哪知道宋江提朱仝是别有用心。真只当宋江还在惦记着弄朱仝,一想到再和沧赵结仇交锋的可怕与后果,不禁目射寒光,声音严厉道:“朱仝是什么人?淡泊富贵名利,义气为先,为兄弟能舍得一身剐,为恩义不惜生命。岂是背主无耻之徒?二龙山再好,只要文成侯在,朱仝也决不会弃沧北军入我山寨。就是死,他也会跟着沧赵家族毅然一起。”
  宋江嘿嘿两声:“哥哥说的是。小弟也知道,只是分外遗憾罢了。”
  说上称小,心里却在暗暗庆幸自己有晁盖这样的义气兄弟一次次肯舍命来救,否则这次性命当真难保,能竖着进赵庄大门,却只会横着出去......很明显那凶强傲慢的该死老太太对他呼保义孝义及时雨宋江完全不当个事,没半点好感,不在乎杀掉他这样的大名鼎鼎的江湖豪杰......可恨.......
  晁盖有种感觉,宋江似乎不是从前的宋公明了,变了,行事成了真正的凶恶强盗,无良知,无底线,他感觉身为老大的兄弟有必要尽早提醒一声,免得宋江越走越没人性。
  “贤弟,经历此事,为兄希望你能吸取点教训。咱们虽然是强盗,但不能象其它山贼或田虎王庆之流那样肆无忌惮,不能做无视道德良知的事。否则咱们和反的昏君贪官污吏恶霸豪强还有什么区别?替天行道的大旗哪还有脸挂着?”
  他完全是一片兄弟关怀的好心。
  可是宋江一听这话却是心中陡然大怒,对晁盖的无限杀机与轻蔑暴发:你居然骂我宋江是无道无人性的下贱无耻之徒?你.....你也配?你又是什么好东西?贪图钱财享乐的有把子蛮力的草芥匹夫而已......无知,自大,不自量力当老大......
  但转念间他就想到,如今他在山寨的根基势力还太浅,山寨头领和他亲近的甚至一伙的虽众却是靠不住,此时根本不能自如操控使用,有晁盖在,这些头领和他称兄道弟愿意格外亲近甚至服从,那只是为了跟着他这个二当家的获取更大利益,和山寨老头领争一争地位,若是晁盖不在了,理论上轮到他宋江当家了,那就怕是另一回事了,他的能力威望都还远没树立起来,别说山寨的广大喽罗根本不了解他也不服他,就是亲近他的头领在内心里也未必真瞧得起他......江州他的丑态可是被那些人都亲眼看到了,知道他宋江不但是个不能打的没用的文人,而且也不是什么骨气硬汉子,非英雄........这种情况下当上老大,自身毫无武力威慑力,没有任何自保之能,在是非不明的贼窝里岂能安稳称王?只会火并推翻惨死掉。
  还不能没有晁盖,还需要晁盖这个自大无自知的傻子大哥撑起他逐步建立威望权势的天空.......
  ...............
  晁盖哪知道一番美意唤来的却是和宋江提早的仇怨。
  他担心山寨,留下戴宗负责宋江一伙乘船尽快回山,说赵庄放了一马,但仍未必安全,然后和万大年骑马先走了。生铁佛和飞天夜叉享受着宋江的关怀,凶恶目光望着晁盖远去的背景,生铁伄说:“赵庄敢凶狠待爷爷,爷爷必杀光这.....”
  这斯一副愚蠢莽汉相,内心却自有小精明,甚至比表面看着精明的飞天夜叉更精。
  宋江知道这二恶所说的杀光其实是晁盖在必杀名单首位,也清楚二恶这次是彻底恨上了晁盖而在向他这个旧主表忠心。他嘿嘿一笑:“都怪宋江无能,这次连累得二位兄弟受苦.......”
  赵庄。
  老奶奶慈爱地看着赵岳,摇头道:“我看这个所谓的天王就是个寻常民夫,当强盗行,能打能杀的敢干,摊子一大了,就必然形成官场。玩官斗,我瞧着怕是十个天王也斗不过及时雨的一滴。及时雨必是要天王命的毒液。”
  赵岳不禁佩服地点头:“祖母,您老人家目光如炬啊。您要是当二龙山寨主,那山寨指定玩得滴溜溜轻松。”
  老奶奶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亲昵地点点小孙子的脑门:“奶奶要是成了山贼,那天下人还不得惊愕死.......”
  。手机版网址:m.
相关历史热门小说的链接
 明贼  燕皇罗成  医统江山  土匪军阀始于1909年  重建桂系
 寒门崛起  妻妾成群  大官人  纵横隋唐  后三国新汉史
 大唐铁骑  超级太监  白马公孙  抗战之草根成长记  极品知县
 一夜成奴:枕上蝶  我在古代当了神仙  杨家将别传  重生三国之黄巾再起  江山战图
 云色倾心  红楼遗梦之调包林黛玉  走向共和  日本战国物语  东北军
 床奴王妃  穿越之原始社会  三国又一猛将  穿越之抗日  新道光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