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一读 > 唐朝工科生无弹窗全文阅读 > 唐朝工科生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十六章 这勾当

手机版郑重上线,欢迎访问,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www.du1du.la(读一读)无弹窗,最新改版,提供高速文字无弹窗的小说,让你阅读更清爽。
  灞水在春汛的时候能涨不少,于是免得白走冤枉路或者绕路,新添了不少摆渡的船家。和别的地方不同,长安这里人员流动最大的是官僚贵族,次一级则是商号,而且多事胡商。
  “今年春汛有点厉害。”
  骑着黑风骝,张德脖子上挂着望远镜,带着一群熊孩子们出游。跟着过来的,除了李奉诫,还有李思摩的儿子李毅。
  “哥哥,这几日槽渠沉了好几条船,发大水后冲了不少东西下来。一根大木头,就能毁了一条船。”
  李毅骑着一匹枣红马,马儿壮实,却不是北地草场养出来的。
  说来也是神奇,在张德的思维中,一直觉得马匹那肯定是草原上才能养出来啊。结果贾飞告诉他,养马哪儿都成,重点是饲养技术。
  李毅的那匹枣红马,是河北养殖场夹带的产物,回京的时候,先运到了河南。然后通过京洛板轨,运抵长安。
  到了长安,张德就把这些养熟了的马匹,送给了一群老前辈。
  四轮马车原先只有皇帝用,自从张德弄了乞丐版出来后,天子銮驾啥的,制度也要随行就市。
  起先史大忠问老张,以前就周天子能用四个轮子,现在是个人就能砸钱搞一脸,大郎你看是不是给天子銮驾弄五对轮子?
  有创意!
  九五至尊,那必须得五对负重轮啊。
  于是老张就给李董弄了一套五对负重轮的马车,两个半车厢,在板轨上跑。
  去年李董从东门出巡查,就是坐的这个,那叫一个霸气。后面两截车厢,全特么后宫了。
  要不是板轨左右还有“飞骑”护卫,老张估摸着李董能玩一趟“列车车厢.avi”。
  “大郎,郡王还在怀远?”
  “耶耶说是要去一趟漠北,都护府那里,似有消息。”
  自家老丈人还在安北都护府,徐孝德这个曾经一根筋的湖州人,如今在安北都护府,略有点风生水起。
  尉迟日天为了让长生天大叫“爽死了”,具体的文事调配,一应让徐孝德接手。可以说徐德现在的情况,颇有点老魔头幕府下面的首席智囊。
  总之,环境改变人这话真没差的。
  “噢?是何消息?”
  张德直截了当地问道。
  和老张小伙伴们不同,李毅对张德是全方位的崇拜,加上李思摩跟张德的联手已经有点一荣俱荣的状态,李毅对待张德,那是绝对的敞开心扉。
  “西突厥又打仗了。”
  李毅见前后左右熊孩子们都离远了一些,压低声音道,“哥哥,那个铁勒小可汗你是知道的,跟陛下效忠之后,便往西走。夷男败亡之后,他便是说一不二的人物。”
  “何力跟西突厥又开打了?”
  “十一月的时候就打了,大冬天有雪没雪都在打。冻死的比战死的还多,耶耶说,不算西突厥人,就铁勒人自己,何力笼络的那些小部落,基本死光。”
  张德听了,眼睛一眯,心道:契苾何力有点意思啊,这是要做李思摩第二?
  按照大唐现在的计划,高句丽在战略上当然是准备一口气直接弄死,战术上是要经过几次战役甚至几次战争才能解决。但不管几次,只要打一次,就能让高句丽老老实实地窝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不动弹。
  当所有人都以为大唐要和前隋杨二皇帝那样跟高句丽死磕的时候,吐谷浑差这种垃圾,差不多就可以一战而定。
  李绩又不是吃素的。
  陇右道黜置大使在关键时候摇身一变成为行军大总管,根本不算是个事儿。而且还有凉州都督李大亮,这几年光种田囤粮外加安抚诸羌,就足够让凉州成为攻伐吐谷浑的大后方。
  能够支撑双线作战,并且能够打赢两场局部战争的国家,才是超级大国的最低配置。
  “这么说来,郡王岂不是现在很缺钱?”
  张德看着李毅,后者一脸羞涩,“耶耶让我来哥哥这里,便是想要借贷一二。”
  “多少?”
  “有书信一封,小弟也是不知道详细。”
  说着,李毅从怀中摸出一封信,有红蜡封印,黏了三根鸡毛。这是大河工坊那里的标准记号。
  拆信扫了一眼,张德微微点头,按照信上所说,李思摩是想要再掳掠一把人口。而且字里行间已经暗示了出来,老疯狗从皇帝那里,拿到了旨意。
  张德暗忖:掳掠人口这种事情,只能是正面战场胜利之后,战后打扫的事情,堂而皇之以掳掠人口为目的,只怕李世民是不会承认的。
  不过张德也很清楚,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劳力短缺不是贞观八年的事情,而是在贞观五年开始,李世民从张德和张德身后那些人身上吃到甜头后,无奈的发现。
  只以劳力来看,培养一个劳力,最低要十五年。而贞观五年到现在,三年内,长安不说东西两市铺面字号增加了接近两万家,城外渡口形成的物流集散村镇,大大小小的关内道各世家豪门土族的幡子,竖起来的起码有一万二三。
  至于行脚商,那更是没谱了。
  朝廷虽然压制汉商鼓励胡商,但这个政策的内核,是为了维护封建集权的统治,说的正式点,那是地主阶级对自身利益的维护。
  更何况,长安大多数的胡商,有名有姓的,不是这家王爷就是那家公主的白手套。连长孙无忌这个老阴货,名义上虽然就是坐吃山空,但为了维持庞大的家族体面,还是在皇后的庇护下,养了大量的胡商。
  维瑟尔这种类型的代理人,长安逾万。
  一包白糖作为开端的一场诡诞利益狂欢,让朝廷在部分地区在政策上有所松口。这不代表封建帝国的朝廷在进步,仅仅是利润的吸引。
  万贯十万贯的收益,不会打动帝王将相。百万贯对庞大的大唐来说,分摊开来其实也没什么。
  但是张德一个套路一个套路的下去,后知后觉的李世民不可能还在跟五姓七望纠缠,利润庞大到一个程度,就必须发生改变。
  儒家的道德体系,不允许李世民堂而皇之地说要掳掠人口来为皇家企业服务。给皇帝挖矿给皇帝挖煤给皇帝开运河……一点都不光荣。
  前几年唐俭作为老牌外交官,给张德提供过东北诸族人口的估算量。有用的男女,加起来大概五百万。
  这件事情后来李思摩找张德议论过,留了一套计划书,上面就几个字:五百万牲口。
  三观自认正常的工科狗,在这个贞观朝,遇到了老疯狗,也不得不承认,资本的原始积累,其实就这么回事。
  而更加糟糕的是,贞观朝的这群资本累积,是最恶劣的权贵资本家。如果说山东士绅还要讲道德和体面,那么对李思摩而言,什么狗屁道德体面,统统都是废话。
  在老疯狗的眼中,那五百万男女青壮,就是牲畜,就是工坊矿山中的消耗品,就跟大河工坊机器坏掉了一样,死一个劳力,那就再补上一个呗。
  现在,老疯狗那里,大概又缺少劳力了,于是,他需要一大笔钱来运作。给皇帝,给安北大都护,给河套诸将诸都督诸刺史,给长安权贵,给手底下那些小弟。
  鸡毛信中,李思摩要借一百二十万贯运作此事。
  张德感慨万千的同时,把鸡毛信小心翼翼地收好,然后深吸一口气,露出了一个微笑,冲李毅道:“些许小事,郡王何须亲笔前来。大郎得空,就回去告知郡王一声,我答应了。”
  “小弟代大人多谢哥哥。”
  一脸高兴的李毅,还不清楚自己亲爹做什么勾当,只当就是寻常的买卖。
相关历史热门小说的链接
 明贼  燕皇罗成  医统江山  土匪军阀始于1909年  重建桂系
 妻妾成群  寒门崛起  纵横隋唐  大官人  大唐铁骑
 后三国新汉史  超级太监  极品知县  抗战之草根成长记  一夜成奴:枕上蝶
 白马公孙  我在古代当了神仙  重生三国之黄巾再起  云色倾心  走向共和
 红楼遗梦之调包林黛玉  杨家将别传  江山战图  日本战国物语  床奴王妃
 东北军  三国又一猛将  穿越之原始社会  新道光大帝  穿越之抗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