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一读 > 唐朝工科生无弹窗全文阅读 > 唐朝工科生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二十章 仙人指路

手机版郑重上线,欢迎访问,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www.du1du.la(读一读)无弹窗,最新改版,提供高速文字无弹窗的小说,让你阅读更清爽。
  能把老董事长闺女弄家的人,家底就算不牛气冲天,至少也不矬,而且往往都是有点战斗力的。
  除窦氏、独孤氏之外,老董事长大小老婆的娘家,基本上囊括了各地能在家门口搞个“阀阅”的人家。而女婿们,大多数都跟帅到掉渣的张叔叔一样,个人道德修养非常有特点。
  理论上来讲,张氏充其量也就是个“寒门”,但因为“允文允武”,江湖上地位比较高,也就是所谓的“社会人”,怎么算算个后汉豪强人家,倒也凑合。
  从后宫团和女婿团不难看出,老董事长的布置,还是相当到位的。
  皇亲国戚,差不离的也能把天下间的主流一网打尽。
  此时一众驸马围着张德,那也不是没有说道的。倒不是说不想学老唐那样厚颜无耻,实在是资历不够,老唐那是有相当丰富的外交斗争打底,隐蔽战线上更是劳苦功高。否则李董在玄武门一波带走某些帝国的坏分子之后,也不会把老唐往死里操。
  好用啊,而且耐操。
  大军突击,人在突厥可汗旁边吹牛逼还能不死,这不耐操谁耐操?
  早些年还顾忌他,现如今么,李董也是无所谓,老唐只要不做官清正,平素坚持贪污受贿坑蒙拐骗,就能保全全家老小。
  所以说,老唐过来问老董事长借钱,这是很受李董欣赏的。
  混一个贞观二十三年道德风尚奖,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要不是发个“忠君爱国”大奖章实在是太抢眼,李董更是不会介意。
  人老唐混到这地步,足谓生平。可驸马们就有些纠结了,死了的还好,像柴绍,憋屈了一辈子,某个儿子还是个非典型性二逼,这即便是死了,全家混的也就那样。
  还好柴二郎脑子里的一排树,不是a树过后是c树,被某条江南土狗玩弄之后,总算也懂了排列顺数,种树很到位,为柴家攒了人品。
  而且还学会了阿谀奉承,这个技能能够被柴二郎点出来,几近神犬,可谓“柴犬”。
  柴家能够继续混下去,能平平安安,就是胜利。
  比起那些活着的驸马人家,柴家算是不错的了。像张叔叔,前几年整个一下岗中老年,常年待业不说,还要忍受“家暴”。
  除此之外,皇帝小舅子成天盯着,明明说好的“玄武门功臣”来着
  也就是琅琊公主殿下心大,从来都是无所畏惧。张叔叔为了“明哲保身”,那是过年时候吃团圆饭,给老丈人敬酒也是点到为止。
  一帮老董事长驸马们的处境,大概就是如此的尴尬。皇亲国戚的政治经济地位都有,但和新贵、新新贵比起来,经济上就是个弟弟,跟那些新生的“巨头”比起来,差了千里万里。
  而这几年的日子越来越变态,长安还算好的,京城居行大不易,他们是真正领教了。原本还有驸马在洛阳地区有不少田,这几年因为环京城成了“无人区”,这田地跟草原也没什么区别。
  没有进项,和西北风么?
  有心下海,没船不说还没人,没人不说还没门路,没门路不说还没胆子
  一个阶层的人,一旦贫富差距拉开,画风就会剧变。
  驸马们也是要生活的嘛。
  老张到了李渊跟前亮了个相,随后驸马们就迫不及待把老张拖走了。
  圈一块儿好酒喝起,一边喝一边诉苦,诉苦之后就是绕圈子问老张能不能拉兄弟一把。
  混核心皇族圈子的,驸马们还是多少知道点江南土狗那一屁股的感情债。诓了多少公主不知道,反正琅琊王氏是起来了,反正安利号原先是安平公主的,现在却是长孙皇后的。
  当然了,一定要说安平公主其实改了公主号,变成安贫公主,那肯定没话讲,高风亮节令人钦佩,还要啥自行车?
  “怎地到了这般地步?旧年永业田,勋贵世族,多是上田,高的亩产六七石的都有。河南诸地,就这么荒着?”
  “不荒着怎么办?操之你有所不知,这其中”
  “哎!”
  有个驸马递了个颜色,拦住了那个口无遮拦的。老张其实大概也知道,皇帝搞皇庄,稼穑令等于就是皇族钦定的庄园管家兼经理人。权力优势实在是太大了,加上“大推恩令”之下,搞得河南核心地区的坐地户很被动,世族被暴力瓦解引发的最大冲突,就是清河崔氏那一波
  可惜,这年头,已经不是老世族修几十个乌堡塞十几万人就能对抗的时候了。更让人绝望的是,李董手里还握着“九鼎”。
  固然“九鼎”是房玄龄这个老江湖贡献出来的,多少还让皇帝吃瘪,但跟皇帝扳手腕,老世族没有胜算。
  皇帝倚重的基层,其主力早就不是需要妥协的老世族。
  二十年,冲垮的东西太多了,不差一个两个清河崔氏,更何况那些连给清河崔氏提鞋都不配的废柴。
  “现如今,本宗是吃饭的嘴多,干活的人少。已经是真到了坐吃山空的地步,可要是让本宗人家在京城给人伏低做小为奴为婢,这又如何使得?”
  “之前养了铺面,也请了胡人应付朝廷,可没曾想,好日子没几天,朝廷居然开始收税了这,唉!”
  驸马们一个个垂头丧气,日子混到这个份上,对他们来说,很是“艰难”。
  老张内心毫无波动,对他们的情况心知肚明。这些驸马们的本宗子弟,属于相当尴尬的阶层。要说体面,比庶民寒门是要体面,可要说日子安逸,却远远不如商贾之流,甚至还不如秦楼楚馆中的妓女。
  如今地方上,已经有了从官方领牌照开办民营娱乐会所的企业,典型的就是经营“螺娘”的扬州老鸨,只论纯利润,一年混个三五十万贯的都有,比中型盐商都要厉害得多。
  可一干驸马们的本家兄弟,让他们去做龟公他们愿意吗?
  高不成低不就,这就是为什么驸马们急得不行的原因,一看当年的帝国祥瑞善财童子来了,不赶紧抱大腿还等什么?
  “诸家的事体,某也不是不知道。只是,这光景去操持贱业,怕是也成不了多大规模。也是个累死累活的营生,还未必能讨得好去。某也听说一个消息,那钱谷,不但官复原职,还担了几个差遣,身兼数职,可谓厉害。诸家那点家当,怕是不够钱谷塞牙缝的。”
  “谁说不是么!”
  驸马们顿时引为知己,老张的话,简直是“掏心窝子”。他们这些人家,就算家世再好一点的,也跟厮杀汉有关系,讲白了,自从把横刀实名上缴之后,他们家里的菜刀,那都是刻了名字锁厨房从来不带出来的。
  然而老张才不管那许多,仿佛是灵光一现一样,一拍手道:“哎呀,倒是有个好买卖,前头怀远郡王来了长安,说是西突厥如今在远西四战。江南剑士河北刀客请了不知道多少,分红听说极高。”
  “嗯?!”
  驸马们一愣,啥玩意儿?
  老张可不愿意接受他们那一大家子往自己地盘塞,这些个待业社会青年,还有“祖传业务”的,扔自己地盘这不是创造有活力社会团体么?
  倒不如往外跑跑,横竖也是继承“家传”,还能赚一笔外汇,何乐而不为?
  只是驸马们都不是傻逼,这卖命的事情,家里人能干?
  不过老张却也不含糊,给了个门路:“说来巧了,怀远郡王这光景,正要招人押运驼队呢,这介绍人过去,听说也是有个花红。能使唤家伙的,少说也能混个十贯二十贯。”
  原本驸马们心说狗日的江南子简直不是东西,这一听介绍费就这么高,顿时心里就长了草。
  祖传的业务还没丢,跑外汇也不错啊,再说就算死人,死的又不是本驸马。
  
相关历史热门小说的链接
 燕皇罗成  明贼  土匪军阀始于1909年  重建桂系  医统江山
 妻妾成群  寒门崛起  纵横隋唐  大官人  大唐铁骑
 后三国新汉史  超级太监  极品知县  抗战之草根成长记  一夜成奴:枕上蝶
 白马公孙  我在古代当了神仙  重生三国之黄巾再起  走向共和  红楼遗梦之调包林黛玉
 云色倾心  日本战国物语  三国又一猛将  新道光大帝  东北军
 穿越之原始社会  床奴王妃  杨家将别传  穿越之抗日  江山战图